华航机师罢工后,各方要求罢工预告声浪再起。文化大学法律系教授邱骏彦表示,若要订定罢工预告期,只能限定重大民生及公益事业,不能将所有事业单位都纳入。

邱骏彦表示,罢工预告期可以订、也应该订,但不能像目前各方不分青红皂白,要求所有事业单位罢工都要预告期。他支持航空业纳入罢工预告,而且应将目前针对水电燃气医院及证交所、柜买中心等行业要求罢工提供必要服务条款删除,全部改为预告期,才能同时兼顾劳工罢工权及消费大众权益。

邱骏彦说,特定行业订定必要服务条款后,由于劳资双方很难针对何谓必要服务达成共识,导致这些行业劳工等同无法罢工;未来若考虑增订预告期,应将必要服务条款删除,全部改为预告。

至于预告行业,邱骏彦主张,除了原本必要服务条款行业外,大众运输业只有航空业可以纳入,其他高铁大众捷运等不应适用,原因是搭飞机出国,涉及的不只是机票,还有国外饭店住宿等相关问题,消费者的替代方案也不像台铁、高铁等一般国内运输业。此外,日本预告行业还包括公共卫生业如垃圾清运等,未来台湾订定预告期时可以纳入考虑。

至于工会担心预告会降低罢工威胁,对劳工不利;邱骏彦表示,即使没有预告期,劳工罢工也会有一定职业理伦理,例如华航机师罢工,早在去年与华航资方调解时就曾预告,若无法达成共识,将在农历春节罢工,等同已经事先预告,不会因为订定预告期就削弱罢工能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