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市警局前镇分局员警去年1月拦查涉骑机车未戴安全帽的李姓男子,发现李为毒品列管人口,将他进一步带回派出所验尿,结果有安非他命反应,依施用二级毒品罪送办并起诉。但李姓男子审理时称没同意采尿,高雄地院认为警方当下没告知能拒绝配合,也未报请检察官,属违法取证无证据力,判李无罪,可上诉。

法官认为,毒品调验人口分为定期、随时采验,定期采验需由警察机关以书面通知到场,随时采验则是有事证怀疑有施用毒品才进行采尿,若尿液采验人传唤不到案或到场拒绝采验,警方需报请检察官许可,才能强制采验。

判决指出,李姓男子曾持有二级毒品被判7月徒刑定谳,2017年6月1日出监,但2年内仍得接受定期验尿。2018年1月28日晚间8点45分许,他在前镇区佛公路、后安路口因骑机车未戴安全帽遭拦查,警方发现他为毒品列管人口,带回采尿检验结果呈安非他命、甲基安非他命阳性反应,警方遂法送办。

李姓男子开庭承认吸毒,强调员警没告知他有权利拒绝配合验尿,员警更说没验尿不准离去,他不得已只好跟着回派出所,无奈表示我有用毒品,怎么可能同意自愿配合验尿。

法官指出,采尿是身体检查处分,属于干预人民身体自主权与隐私权,除非人民同意,否则要有法律依据;当时值勤杨姓员警证称,采尿前没告知可拒配合,只告诉李姓男子要采尿,问他要不要。合议庭认为,李姓男子有很大心理压力,不得已才配合警方,即使警询笔录记载李姓男子对拦检、采尿过程皆无疑虑,尿液采证栏也有李亲自签名,难认定李是真挚同意。

法官认为杨姓员警等人没有取得李姓男子同意采尿,又没报请检察官许可,强制采尿手段已违法,对李姓男子侵害程度大于查缉犯罪的公共利益,检验报告排除证据能力,而除此证据外没有其他能补强证明李涉吸毒的事证,判李无罪。

法官也说,施用毒品后几天仍可从毛发或尿液验出毒品反应,警方大可发通知书请李姓男子到案接受调查,再报请检方核准采尿,若他未到也可声请拘票、强制采尿;盼员警心生警惕,深引为诫,勿以违反法定程序方式,侵犯人民基本权利。